坚定文化自信要把握好四个问题
发布时间: 2018-09-05 11:20   已有 人次浏览   
  第一,要区分精华与糟粕,坚持扬弃和批判地继承的态度,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古为今用,推陈出新”。不是所有过去存在过的文化都可以称作“传统文化”。我们今天讲“传统文化”,应该是指过去的主流文化,是长期流传,得到大多数人广泛认同,在社会生活中发挥着主导作用的文化。还要看到,随着社会生活的变迁、社会基础的变化,过去认为正确的文化观念,到了今天,可能并不正确,或者只有部分正确。例如,中华传统中的“孝”道,渗透于人们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成为中国传统社会处理人际关系、家庭关系的依据。但孝道具有时代性,其内涵和行孝方式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如当代社会,“父母在不远游”“埋儿奉母”等观念和方式已经不合时宜。因此,继承和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继承和弘扬革命文化,继承和弘扬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一定要坚持唯物辩证法,善于区分精华与糟粕,正确认识现象和本质,区分主流与支流、整体和局部,分清普遍性与特殊性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第二,要防止两个极端。一个是自晚清以来,在中华民族积贫积弱、遭受外部势力欺凌的历史背景下在相当部分中国人中,尤其是在文化精英中产生的文化自卑、文化虚无的极端思想,导致对西方文化盲目崇拜,对本土文化全盘否定。在当前全球化迅猛发展,世界范围内各种思潮激荡,意识形态领域竞争和争夺激烈的形势下,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渗透和影响到文化领域,对坚定文化自信构成威胁,我们要始终保持高度警觉。另一个是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高歌猛进以来,在一些人中产生的文化自负。这也是我们要高度警觉的问题。要培育全体国民健康的文化心理,就要努力恢复和加强中华文化曾经有过的主体性、开放性、包容性和创新性。在这种文化心理的滋养下,我们的文化自信就会表现出一种“自信而不自负,自豪而不自满,自尊而不自傲”的新格局,我们的文化就会成为一种对世界产生更大影响力的伟大文化。
  第三,在坚持中华文化自主性、主体性的同时,也要善于在不同文化中寻找和发现共同点,“美人之美,美美与共”。我们强烈地感受到,当代中国已经不再像旧中国是在世界政治舞台缺位、在世界经济体系中无足轻重、在国际秩序和全球治理中没有发言权那样的小角色,而是正在以自身建设的伟大成就自信地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心。我们虽然带着解决世界面临的问题的中国方案和建议,带着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主张走上世界舞台,但我们并不是要输出自己的模式,推广中国道路,更不是要去与哪个国家争夺世界霸权和国际事务主导权,我们也不是要以中国的方式去另起炉灶,另搞一套国际秩序体系。我们坚持遵循联合国宪章精神,主张构建平等互利、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就决定了我们在坚持中华文化自主性、主体性的同时,要以“美人之美,美美与共”的理念来寻求中华文化和其他各种文化的共同点。习近平主席在联大会议上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主张时,特别强调“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也是联合国的崇高目标”。我们要很好地学习和领会习近平主席的深刻论述,把握思想精髓。关注全人类的共同价值,既有利于外界更全面客观地认识、理解中国,又能帮助中国更深入地参与全球治理、处理国际事务、解决国际争端,塑造良好国际形象。因此,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要使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与当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以人们喜闻乐见、具有广泛参与性的方式推广开来,把跨越时空、超越国度、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文化精神弘扬起来,把继承传统优秀文化又弘扬时代精神、立足本国又面向世界的当代中国文化创新成果传播出去。”寻找中国与世界的共鸣点,阐述当代中国价值观念的历史必然性和现实合理性,打造新型国际关系,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第四,要坚持实践第一,实干为先。这既要坚持理论联系实际,又是强调实干为先,实干为要。我们不是生活在古代、生活在过去,实践总是在不断前行的。文化兴盛,在我看来有两个方面的任务,一是推进在当代人的生产生活实践中的发明创造、创新,使之能很快成为引领人民建设美好生活的文化灯塔;二是努力在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上下功夫。不经过这个实践创新的功夫,所谓优秀传统文化就只是博物馆中的文物。包括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和坚持,在当代中国,必须坚持在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上下苦功夫,才能实现真正的坚持。文化的传承、兴盛,关键在实干。“幸福是奋斗出来的”。有一首歌歌词讲,“樱桃好吃树难栽,不下苦功花不开,幸福不会从天降,社会主义等不来”,非常朴素、非常深刻。今天我们讲文化自信,首先必须有文化自觉,这不仅仅是指一种认识,而是讲必须有历史担当、责任担当,扑下身子去学习,“撸起袖子加油干”,去创新、去开拓。过去有一句说法,“不干,半点马克思主义也没有”。强调这一点,在当下更具有十分重要、深刻的意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