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逆差背后的利益顺差
发布时间: 2018-11-24 09:22   已有 人次浏览   
  许宪春说,在全球价值链视角下,中美贸易顺差记录在中国,但贸易背后的利益顺差多在美国,总体上多方均实现了互利共盈。
 
  根据商务部委托中国全球价值链课题组所做的《2010-2016年中美贸易增加值核算报告》,如果2017年有关参数保持不变,2017年中国向美国出口每1000美元货物所拉动的中国国内增加值为646美元,中国从美国进口每1000美元所拉动的美国增加值为814美元。
 
  这也就意味着,中国向美国出口1000美元货物中,有354美元用于购买位于产业链上游国家(地区)的原材料或服务,646美元形成中国居民的工资、企业的利润和政府的税收等项目。这一数值在美国则为814美元,远高于中国。所以,同样的出口额中,美国居民、企业和政府实际获得的利益更大。
 
  许宪春说,从投入产出表来推算,出口对中国和对美国的增加值拉动是不一样的。2017年中国向美国出口货物拉动的中国国内增加值为2776亿美元,中国从美国进口货物拉动的美国国内增加值为1253亿美元。
 
  所以基于贸易增加值统计的中美货物贸易顺差仅为1523亿美元,比基于贸易总值统计的中美货物贸易顺差2758亿美元降低了44.77%。
 
  “这更加符合实际情况。贸易总值情况下很多是由其他国家产生的,中国并没有获得相应的利益,所以基于贸易增加值统计更加客观。”许宪春说。
 
  另外,统计数据也显示,中美贸易不平衡的“贡献者”并不只是中国本土企业,还包括广大的在华外商投资企业,尤其是在华的美资企业贡献了相当一部分。
 
  从2007~2013年,外商投资企业对中国货物贸易进出口差额的贡献都在50%以上,也就意味着外企占到了中国货物贸易顺差的半壁江山。尤其是2011年,外商投资企业对中国对外货物贸易顺差的贡献达到84.29%,近几年有所回落,2016年这一数值到了28.64%。
 
  “中国的货物贸易顺差很大程度上是由外商投资企业的跨国生产、经营、销售行为导致的。”不仅如此,许宪春说,外商投资企业,特别是美国在华投资企业还获得了丰厚利润,增加了美国的国民总收入和国民财富。
 
  许宪春说,对美出口货物的价值,一部分是中国本土企业附加的价值,一部分是外商投资企业附加的价值。
 
  外商投资企业附加的价值再分解,一部分是外商投资企业所产生的工资和税金,这应该是留在中国国内的,另一部分是企业利润,其中有一部分是汇给母公司变成投资收益,还有一部分利润留下来,变成对华再投资。
 
  “这部分变成美国在中国金融资产的增加,进入美国对中国资本金融帐户里面,增加美国的金融资产,也就是增加美国的国民财富。”
 
  因此,许宪春认为,分析中美双边贸易关系不能只关注货物贸易差额,却忽视货物贸易背后对应的跨国企业获利和资产负债变化。忽视这一点就会低估货物贸易对双边经济的互利关系,也会低估美国企业从中美互惠贸易中的得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