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需要高质量的医学科普产品
发布时间: 2019-03-08 15:22   已有 人次浏览   
  如何改变在医学领域中“伪科学”科普作品大行其道的现象呢?
  葛均波建议:由卫生主管部门牵头组织力量开发高质量的医学科普产品,产品应注重通俗易懂,易于操作;并结合电视、报刊及新媒体技术,鼓励医学专业人员编写或创作出适合公众喜闻乐见的医学科普动漫、动画视频、音频产品,并与多媒体技术人员合作开发多种形式的科普作品,有助于读者在娱乐中学习医学知识,使他们不仅成为健康生活方式的实践者,也成为健康生活方式的传播者;同时征集、发现和培养医学科普研究与宣传的专家、医学科普创作专家。此外,还要加大医学科普教育队伍建设。组织老科技工作者、医学高校师生、医学研究工作者、媒体工作者等参与医学科普宣传,加强医学科普志愿者队伍建设,组织开展医学科普专家、志愿者等的交流培训,不断增强医学科普职业道德和科学传播技能。
  另外,要设置医学院校、医学科研机构开放日,让公众更直观地接触医学科学,提升公众的医学兴趣。对于参与科普开放的医学院校及科研机构给予经费补助支持,对于积极参与科普的医务工作者及科研人员给予适当的经济报酬及职称评定考核指标等鼓励政策。鼓励医学院校教师和临床医生制作慕课,在社区和学校宣传医学科普知识,根据在线点击量适当给予科普宣传者经济报酬。
  在葛均波看来,疾病的概念已经从“生物医学模式”逐渐向“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转变。社会保健、家庭保健、自我保健等问题已成为我国面临的一个新的社会问题,而我国的医学科普教育不能适应新形势的需要,明显滞后。
  葛均波指出,现在不少公众对医学基本知识缺乏了解。一是盲目求医用药,造成过度医疗,过度用药。这一方面造成医药资源的重大浪费,分割了我国有限的医疗资源,同时导致了医患矛盾,造成看病难、看病贵等社会现象的出现;另一方面,过度用药也对公众健康造成严重损伤,无病者治成小病,小病治成大病,延误治疗,危害无穷。二是老百姓盲目听信虚假医药广告宣传,甚至听信迷信、巫术,为虚假医疗机构的行医和假冒伪劣药品的泛滥提供了滋生的土壤。
  目前,公众运用科学知识应对公共社会危机能力还比较弱。面对突如其来的重大传染疾病疫情,由于一部分公众不了解预防传染性疾病的基本知识,许多人惊惶失措,无所适从,一度造成疫情蔓延,社会恐慌,对社会的安定、经济的发展都产生了严重的影响。葛均波举例说,比如一些公众由于缺乏相应的医学科学知识,对“禽流感”疫情引起了一定的紧张,使之“谈鸡色变”“吃鸡色变”。
  此外,虚假医疗医药广告充斥电视、报刊等媒体,误导公众。而公众严重缺乏获得正确健康保健知识的渠道,由此导致上当受骗,例如各省市卫视频道“神医”刘洪斌事件、张悟本事件、魏则西事件等等。葛均波说,各种虚假医疗医药广告及“伪医学”的大量存在,一定程度上严重影响了公众对医疗、医学、医药的正确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