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已发生的“人才空心化”
发布时间: 2019-05-10 14:37   已有 人次浏览   
5月6日晚,一张邮件截图被人扔到了Oracle的员工群里,邮件来自执行副总裁Don Johnson,告知所有人7日早晨要召开一个全员会议。曾经供职于Oracle的李林在这个群里,心里一惊,类似情况此前从未有过,大裁员的疑云笼罩在她心头。
 
会议开得简短而沉重,亚太区人力资源负责人公布了裁员计划,没有提问环节。Oracle 中国区研发中心(CDC)首当其冲,首批确认裁员900 余人,超500 人来自北京研发中心。没有一丝防备,那些曾以为自己拥有IT界殿堂级职位和薪水的工程师们,跑到北京总部楼下,拉出了中英文夹杂的横幅,不无悲情地呼吁“我们要工作,孩子要吃饭。”
 
这还不是终点,“现在(赔偿)谈到了北京,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深圳。”李林说。在Oracle员工群里,悲观的情绪持续发酵,整个中国研发中心或面临“一锅端”,包括核心的数据库团队。进入中国市场三十年,数据库一直是Oracle的现金奶牛。2002年起,Oracle在深圳、上海、北京等地相继设立研发中心,员工人数达到1600。
 
Oracle创始人Larry Ellison个性张扬,是乔布斯的好友。这家充满传奇色彩的公司,总部位于加州,拥有众多的光环:全球第二大软件公司,仅次于微软;数据库市场里的绝对寡头……2019年的春夏之交,它在中国市场踩下了急刹车。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在李林看来,巨头的危机并不是今天突然出现的,在过去三四年,甚至十年前都能找到伏笔。
 
2008年夏天,李林硕士毕业,那是外企巨头的黄金时代,也是Oracle的黄金时代。 “Oracle的offer是一个毕业生能拿到的最好的offer。”中国互联网方兴未艾,BAT仍然面目模糊。李林用薪资对比来说明问题,“跟Oracle比,腾讯、阿里根本排不上号。”
 
两年之后,Oracle数据库在全球的市场份额超越50%,一时风头无俩。然而,也是差不多同一时间,中国市场已经显露出衰败的痕迹。在李林的记忆里,2009年开始,奖金越来越少,涨薪越来越难,一些早期的创始团队开始离职。
 
那一年的9月10日,在阿里著名的“博士”王坚的“忽悠”之下,阿里云宣布成立。2009年春节过后,在北京一间没有暖气的办公室里,阿里云的工程师写下了飞天的第一行代码,举起了去IOE的大旗。
 
鲜为人知的是,阿里当时是Oracle在亚太地区最大的客户,拥有全球最大的Oracle集群。当时阿里的Oracle集群达到了20个节点,对比亚马逊美国还只是17个节点。
 
2013年的5月,支付宝最后一台IBM的小型机下线了,同年7月,Oracle的数据库被“赶出”淘宝核心的广告系统。
 
“去IOE”让中国企业看到了样本,一时间阿里的工程师团队变成了接待部门,各类政企来考察参观,取经“去IOE”。股市上更是出现了“去IOE”概念股,随着EMC被收购和IBM中国的衰败,这个概念股更是一路上涨。
 
而后,Oracle零星的裁员开始了,一些不重要的销售部门被砍掉。在内部,Oracle开始急速“空心化”。时势变化时,员工用脚投票。大量的骨干离职,很多人去了阿里。留下来的人一部分是养老的,一部分是新招的。李林也是在2013年离开的Oracle,2008年同她一起入职的人已经尽数离开。
 
今年5月初的大裁员,只不过是十年危机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的爆发。有意思的是,正因为Oracle的“空心化”,裁员公布后,年轻人对N+6的补偿大呼“良心”,而一些老员工则充满苦闷和无奈。